宜信惠民:数字化势不可挡,新赛道、新趋势要早知

始于2020年开年的疫情“黑天鹅”,正在给全球带来“冰火两重天”的格局:一方面,疫情防控的不确定性对全球经济、产业与各国间力量产生巨大影响;另一方面,这次特殊事件重塑了数字化在商业世界的权重,数字化引发的革命性“洗牌”趋势已悄然发生。

“后疫情+数字化”时代,企业下一波的发展机遇在哪,又该如何搭上数字化进程这班快车,在挑战中转危为安?对此,在宜信财富年度重磅栏目《唐宁会客厅》第一季中,宜信惠民母公司宜信创始人、CEO唐宁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苏州元生创始合伙人陈杰,红点中国主管合伙人袁文达,晨山资本创始合伙人蒋健,远望资本创始合伙人程浩等多位来自学界和投资界的嘉宾进行了精彩的分享答疑。

数字化势不可挡,这些新赛道、新趋势要早知

疫情是危难,但同时也是机遇。在疫情的倒逼下,在线教育、远程办公、互联网医疗、移动数字政务、无人零售等基于数字化服务的需求迎来大爆发,数字化带来的新契机可谓无处不在。面对全球疫情冲击,数字化已成为企业生存的必选项。

随着全球数字经济的“油门”被加速开启,中国经济和产业态势将出现怎样的新趋势,企业该如何把握数字化机遇,积极寻找突围之道?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指出,未来30年,中国经济将面临低成本优势丧失、人口快速老龄化以及逆全球化三大突出挑战,并建议企业家在新常态下具备忧患意识,跟上产业调整带来的技术进步的步伐,从而坐上时代的列车。

晨山资本创始合伙人蒋健,远望资本创始合伙人程浩也对数字化前景进行了展望。蒋健表示,新基建背景下,商业创新重点已全面转向面向企业决策者的技术/产品升级,迈入以ROI、高效、理性、持续和服务等场景为中心的企业计算时代。“企业计算时代,企业业务引进周期漫长,但有助于自身获得长期稳定的发展。”

程浩指出,以人工智能为一大代表的数字化技术相当于第四次工业革命,并细分为以芯片、云计算和框架为代表的底层基础架构,以机器翻译、图像及语音识别为代表的中间层通用技术,以及AI+医疗、AI+安防等为代表的顶层“人工智能+”三个层面。其中,底层和中间层历来是巨头们的必争之地,这决定了“人工智能+”领域将成为创业者的突围之道。

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认为,从IT时代到移动互联时代,落后于时代的传统企业都缘于创始人不肯率先改造自己。“美国的电子商务对零售业造成的冲击没有像中国这么明显,因为诸如沃尔玛等企业很早就开始布局电商,数字化已经是他们基因的一部分,所以现在也没太落后。”

周炜称,实现数字化是企业亟待解决的一大难题,而这需要创始人首先融入其中。“如果创始人只是觉得数字化重要,自己没有重度参与其中,无论你找多牛的人来做,企业都没法脱胎换骨。”

红点中国主管合伙人袁文达经历过早期互联网和互联网后创业时代,对数字化深有体会。袁文达认为,未来5-10年,企业IT服务领域仍存在掘金机遇。“以SaaS为例,中国目前从事SaaS服务的企业的收入处在美国10年前的阶段;而云服务方面,中国相当于处在美国5年前的阶段。中国在企业IT服务领域还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

苏州元生创始合伙人陈杰也对企业数字化提出建议。“企业家首先要居安思危,避免对既有模式形成路径依赖,要提前看到市场和政策的变化并进行布局。其次是引入优秀人才,通过合理激励激发人才持续为企业赋能,这对传统企业的转型尤其重要。”

母基金,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最佳护航者

尽管数字化转型和重塑可以为企业高质量发展赋能,但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是,我国企业数字化转型比例仍处于较低水平。其中,制造业企业的生产设备数字化率不到50%,企业信息技术实现业务集成比例也不到20%。企业数字化转型成效显著的比例甚至不到10%,仅为7%左右。

经合组织的报告指出,在应对疫情冲击所带来的成本方面,中小型企业的应变能力和灵活性可能较差。这是由于中小企业的规模较小,而且大都数字化程度低,难以获得以及利用技术,因此预防和改变工作流程的成本可能相对较高。

此外,疫情之下,以中小企业为代表的群体想要突破传统的创新,往往囿于金融服务的掣肘。

产业升级大势下,企业数字化转型和重塑无疑离不开资本支持,而以母基金为代表的资本在解决我国经济发展中遇到的融资结构失衡等发展瓶颈,推动以资本驱动中国未来的产业方向,助力创业创新等方面,正日益发挥出积极而显著的带头作用。

宜信惠民母公司宜信创始人、CEO唐宁指出,进入双创时代,市场化的母基金能够把社会资本和科技创新需求有效对接起来,为科技创新提供长期、耐心、有温度的资金,为行业、中国以及全球的科技创新发展持续不断进行能力输出,这种天时地利人和,给企业数字化转型、创业创新、推动社会进步带来了良好的大环境。

而科创领域也一直是宜信财富母基金重点关注、配置和覆盖的领域之一。以2019年为例,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的投资组合中就涌现出了容百科技、微芯生物、传音控股、博瑞医药等四个成功登陆科创板的重磅优秀项目,综合来看,全年共有24个成功上市或并购相关利好发生,以实际行动践行着护航企业数字化与双创、做“长期而有温度的资本”的初心。

通过母基金这个有力工具,“产业+资本+数字化”得以融合并进,数字化转型与重塑也给企业的模式创新以及有机多元、适度多元带来契机,助推越来越多的企业成为经济新常态和数字化大潮下,中国乃至全球经济增长的持久动力。

宜信惠民母公司宜信的数字化转型重塑同样极具代表性。作为中国领先的金融科技企业,成立14年来,宜信惠民母公司宜信坚持聚焦“金融+科技”这对“孪生兄弟”,围绕普惠金融、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板块业务,不仅通过数字化方式在前端获客,更在中后台通过数据对客户进行更深刻的洞察实现决策数字化,在推动营销数字化的同时,真正做到“比客户更懂客户”。

通过科技驱动和数字化转型重塑,宜信惠民母公司宜信不断实现组织革新、长出新肌肉,用优秀的国际化能力、投资能力、科技能力和综合服务能力,站在了中国财富管理行业之巅。在这次疫情中,宜信惠民母公司宜信更提前用数字化方式保障了线上有效展业,效率不降反升,这让整个宜信惠民母公司宜信公司面对疫情带来的打击时,能够相对从容。

宜信惠民母公司宜信创始人、CEO唐宁指出,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创始人必须身体力行。“疫情之前数字化做的不到位,像缺了一条腿;疫情之后数字化不到位,就像丢了一条命。”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