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晓:2018-2019春节前后钢铁市场情绪预判

核心观点

春节前产业链风险尚未释放完毕,钢厂与贸易商博弈、南方与北方博弈都在进行,下方仍有空间可探。但是主要空间来自于广州,上海杭州次之,北京天津相对安全边际高一些。春节后集中需求可期(资金回笼压力,加快施工和销售节奏日期),但持续性尚需关注(是持续进行、还是昙花一现),基本面或将短期好于年前,但宏观不确定性增强压力(中美之前的问题,到底是“餐前试探”,还是几轮回合后的收尾,不好确定)。如果宏观环境相对稳定,那么年后存在上行空间;如果宏观经济出现不太理想的表现,那么节后的行情即使有上行,也可能“稍现即逝”。

钢铁市场每年都有累库、降库、淡季、旺季,但是每年的价格未必呈现一样的走势,甚至有时候几乎一样的供需状态,表现出截然不同的行情。而这个市场,有时候,相对价格的变化,更有季节性或者规律可循。今日和朋友们一起探讨一番钢铁市场情绪跟踪和预判,或许能有一些小火花。主要从三方面来阐述市场可能出现的变化——区域价差、期现基差、供需角度。

一:从区域价差跟踪市场情绪

通过跟踪北京、上海、广州三地之间价差周期性波动,来推导市场情绪变化。

“北京-上海”目前处于低位,整体上行空间在300-400点。

“广州-北京”短期高位震荡,有高位下行势头,下方空间至少400-600点。

“广州-上海”短期高位震荡,随时可能高位下行,下方空间保守300-400点。

综上所述,以后期相对价差强弱来推导三地后期情绪强弱——

北京>上海>广州

如果价格下跌,广州将引导全国市场下行,且空间力度最大,北京地区处于相对强势,下行空间相对有限。反之,若价格上行,则是由北京价格驱动全国,上海跟随,广州上行存压最大。

二:从期现基差跟踪市场情绪

除了区域观察各地区的每年季节性价差规律性变化,需要关注三地和期货直接的配合节奏。个人不以“期货、现货”对等比较,而是将期货当做市场那么多个城市里的一个,而期货的走势,未必和所有城市保持统一,随着各地区的强弱变化,期货可能随时调整配合节奏,有时是和北京联动,有时和上海杭州联动,有时则紧盯关于广州地区。那么就来看一下期货个三个地区的基差变动情况。

依然使用“绝对值基差”和“CRZ共震归零基差”进行相对比较。

“北京基差”目前处于基差高位,北京价格相对于期货将有继续走弱预期。

归零后,“北京基差”年前低位震荡,期现联动紧密,年后向上400点可期。

“上海基差”高位向下,下行空间不太确定。

归零后,“上海基差”年前下行200左右空间,年后400点上行可期。

“广州基差”目前处于高位震荡,高位下行有很大空间。

归零后,“广州基差”短期下方400点左右,年后上方400点

综上所述,以后对CRZ共震归零基差季节性波动来推导三地后期情绪强弱——

年前北京≥期货>上海>广州

年后广州=上海≥北京>期货

年前,北京价格下跌风险最小,期货紧贴着北京价格走,上海与期货尚有基差收缩可能性,广州基差年前收缩的空间还很大,故年前主要的行情主要来自于广州基差修复行情,相对来说期货下跌风险偏小,主要看广州地区给予的机会。

若近几周广州地区外地资源大量到港,库存出现极大幅度的累库,价格有可能会快速下跌,期货以及其他地区可能会跟随下行。

若近几周广州地区外地资源量到货有限,累库不能持续放大,那么下行空间不会太大,期货和北京地区价格将处于震荡或适当偏强状态。

三:从供需角度跟踪市场情绪

供给方面——

1、当前钢铁产量,尤其是螺纹钢产量依然处于高位,无论是和其他品种的减量节奏,还是和往年的对比,都不低。

2、近期环保有趋严情绪,但即使后期出现检修减产,以目前的时间点来看,只能定性为季节性动作,而非政策性动作,因为无论有无政策出来,都会有适当检修减产行为,每年都如此。

3、钢厂目前悲观情绪和后期压力不小,贸易商与钢厂在冬季资源以及明年协议量上面的博弈尚开始进行,钢厂有“以优惠价取协议量”的妥协情绪。

4、对于低利润的钢厂主动减产检修行为,不支持。只要是有利润,甚至是有毛利润,钢厂都还是有动力生产,只会先施压原材料,只有原材料空间挤压无几,才会考虑主动减产。

故除非政策大力度从严,供给中短期只会是适当季节性走低,而不会主动大减;政策从严能有很大力度?不见得!目前经济内外存忧,经济增长和环保从严,会相互权衡。

需求方面——

1、11月终端需求相对稳定,进入12月终端需求出现明显缩量,主要是华北价格洼地的抄低价投机情绪出来,预计12月下旬可能会继续集中需求下降。

2、12月初超卖回补的投机情绪不少,但是大多保持快进快出的节奏,市场暂无明显囤货情绪。

3、年初跌势让贸易商有较大阴影,且年中大涨,钢厂并未给贸易商足够的利润空间,贸易商对年末囤货以及明年协议,产生较大恐惧。据悉北京地区协议户对某几个主流钢厂资源明年主动减量10万吨/月以上。

故目前终端开始走弱,随时全国集中走弱,投机行为需要观察其持续性,目前暂时缺乏信心和动力,协议户还在和钢厂进一步博弈,给年前需求蒙上很大的不确定性风险。

综合观点:

春节前产业链风险尚未释放完毕,钢厂与贸易商博弈、南方与北方博弈都在进行,下方仍有空间可探。但是主要空间来自于广州,上海杭州次之,北京天津相对安全边际高一些。

春节后集中需求可期(资金回笼压力,加快施工和销售节奏日期),但持续性尚需关注(是持续进行、还是昙花一现),基本面或将短期好于年前,但宏观不确定性增强压力(中美之前的问题,到底是“餐前试探”,还是几轮回合后的收尾,不好确定)。如果宏观环境相对稳定,那么年后存在上行空间;如果宏观经济出现不太理想的表现,那么节后的行情即使有上行,也可能“稍现即逝”。